????苏莹玉屁/股一转,滚回自己的老巢。

????耿秋刚入职便遇上了工人整的夭蛾子,也没空收拾办公室那帮妖精,这不安稳了两天又被惦记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恰逢月初计薪日,耿秋又被摆了一道。前几日闫芯诺将造好的工资表发给耿秋审核,耿秋正被林正保搞的焦头烂额,想着闫芯诺也做了三年薪资了,便批了同意。另外她对薪资这个模块是缺失的,短时间内去全面了解新单位的薪资结构也是不现实的。

????闫芯诺将全厂2000名员工薪资发放完毕,便请了年假。这本身也没有什么大碍,直到薪资陆续到账,开始不断的有员工向人力资源办公室涌来,质问工资为什么不对。耿秋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显然上周的警告毫无用处,他们铁了心要跟她对着干。

????但是现在也不是追责的时候,她只能先稳住激动的员工。他承诺对本月的薪资表全面复查,对已发放的金额实行多退少补,在下月薪资表中体现。

????安抚员工并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素质高一点的员工还好,一些工人并不会理解,他们只会认为是人力资源部失职,吵着闹着要一个说法。

????更有甚者,比如新进员工他会认为实发与合同上不一致,他们遭遇了欺骗。

????总之,责怪声、质疑声生生不息。这一次,耿秋再也不能淡定的处理这件事,这是进入杜氏以来她最崩溃的一次。

????安抚员工之后,她才打开薪资表认真地看了起来,但是从表格公式上看并没有什么问题。耿秋立马打电话给闫芯诺,希望她立马回来解决这件事情,谁知道闫芯诺早已关了机。既有心为之,又怎么会等着她去追责?耿秋这一点都不明白吗?她竟然忘想着闫芯诺能够良心发现。

????耿秋给杜子修发了一条微信,告知他晚上需要加班,时间待定。等杜子修想再多知道点什么信息的时候,她已经顾不上回复了,她只能对着密密麻麻的数据。

????她挨个挨个地看着每个人的薪资,看到第五遍的时候才发现了问题,员工岗位是经理岗,但是薪资确只是一个专员的薪资,以此类推,每个人的薪资都是错的。每一个人拿到手的都是表格里下一个人的薪资。

????耿秋还想再找找是否有别的问题,但是眼都看花了,也没看出来。她过于专注的投入,以至于身后出现了一道清瘦的身影,她都未曾发觉。

????“公式漏了一个单元格。”清瘦的男人指着屏幕上的公式说道。

????“嗯?”耿秋回过头来,一脸诧异的看着他,“你怎么还没走?”

????“先吃饭,吃完我和你一起看。”程彬并没有回答那个问题,自耿秋入职以来,自他喜欢上耿秋以来,第一次他觉得自己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可是。”耿秋想说的是薪资是需要保密的,否则也不至于没有人发现这次问题。

????“还信不过我吗?”程彬笑着揉了揉她的短发,她的头发很柔软、很舒服,让他有一股把她抱进怀里的冲动。

????“那倒不是。”耿秋心不在焉的打开了盒饭,也没有注意到程彬的异样。

????“程彬你会做薪资吗?”耿秋咬了一口鸡腿,想到他刚刚说的话。

????程彬扶了扶眼镜,停下夹菜的筷子,向她解释道,“杜氏还叫魔机智能的时候,闫芯诺做完薪资必须给我这边校对,后来陆芝烟升职以后,就接手了这项工作。”

????耿秋听到这里,不经轻笑出声,忍不住打趣到,“你的工作经验还真是丰富。”

????程彬有涵养的说,“让学妹见笑了。”

????耿秋快速解决了晚饭,立马投入到工作状态中。“好了,我们干活吧。”

????于是,耿秋坐在电脑跟前,程彬搬了椅子,坐在她的旁边。两个人就着电脑屏幕上的表格,仔细地研究着生怕漏掉一个错误。

????“这里你看,这个单元格引用的是上个单元格的数据。”程彬从耿秋的手里接过鼠标,停留在他发现问题的单元格上。

????“是哦,我发现我们这样很难排查出全部的错误。”耿秋发现一个一个的看效率太低,而且根本无法全部排查出问题。

????程彬停下手中滑动的鼠标,对上她的视线,表示认同。“你说得对,因为我们没有他们的原始数据。”他们连每个人具体的薪资都不清楚,但看一张错误的表格,就算发现出错,也无法正确的修正。

????“那怎么办?”耿秋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捏着下巴,在办公室的过道里来回走动,思考着解决方案。

????程彬继续滑动鼠标,在键盘上快速输入公式,正确的数据便得出。“我们只要找到全员定薪表和本月相关薪资数据,就可以了。”

????耿秋右手拳心在左手掌心一敲,想起什么来,“相关数据系统里面能够导出吗?”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那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到全员定薪表。”程彬认可的点点头,他原先也是在系统中导出的数据。

????“你知道定薪表在哪里吗?”耿秋心里大好,快步回到座位上,正打算与他一起核算。

????程彬看她那雄赳赳的样子,摊了摊手似无奈,“闫芯诺的电脑里。”

????“噗。”耿秋被他逗笑,笑着说,“好意思说的你?”要是唐宁或者周悦城这样耍她,她早就对着他们的脑袋劈上去了。不过她自认为和程彬还没熟到那种地步,自然是不太适合的。另外,她对程彬始终是亲近不起来的,这种感觉很怪,也许是潜意识里面自动识别了程彬与她交好的不单纯。

????“万一她良心发现......”程彬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门外一张阴沉的脸,周遭的温度骤降,他及时收住了笑容。“杜总。”

????杜子修的目光落在并排坐的二人身上,语气冰冷,“加班?”

????“是的,杜总。”程彬礼貌的站起身来,不卑不亢的回答。

????杜子修目光扫过程彬,落在某个低着头不知所措的女人身上。“讨论什么需要坐那么近?”他的问题太过直白,以至于程彬以为他以老板的角度分析着两个人的关系,被老板误会可不是什么好事。

????程彬看了一眼耿秋,见她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还是思考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说,“杜总,您别误会。我和经理只是在讨论工作。”

????杜子修并不在意他的解释,“吃过晚饭了吗?”

????“刚刚与经理一起吃过了。”程彬耐心的回答他的每一个问题,权当是老板对下属的关心。

????杜子修看向那个专注于电脑屏幕的人,没有得到回应。他控制住内心的抓狂,“一起吃的?”

????“是的,杜总。”依旧是程彬不咸不淡的解释。

????杜子修实在是忍受不了她的无视,故意点了名,“耿秋,吃饱了吗?”

????“饱、没、没饱。”耿秋的心思哪里在电脑上啊,她不过是不知如何面对他的问题,装出来的淡定罢了。真正被指了名,她就开始吞吞吐吐,口不对心了。

????“没饱,我这里多了一份花胶粥,你吃了吧。”杜子修将手中打包的粥往上举了举,耿秋刚好能注意到他的动作。

????“哦,好!谢谢杜总!”耿秋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接过手提袋,他却拽紧了手提袋,用只有他二人听到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说,“回家再收拾你。”

????耿秋只觉得双腿发软,碍于外人面前,她还得皮笑肉不笑的咧嘴致谢。

????杜子修看着耿秋的背影,又抬起头来对着程彬说,“程彬,早点回去吧。”他本也不认识程彬,之所以能够猜测到他的身份主要是耿秋跟他提过这个名字,凭他男人的直觉,他能肯定他就是程彬。

????“好的,杜总。我们马上就回去了。”程彬微笑着回答他,权当这是老板的关心。

????杜子修迈着步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面无表情,熟悉他的人也猜不出,他的心情好不好。他见耿秋没有回微信,便想着过来看看。刚好徐琰给他打包了花胶粥,他与徐琰又交流了一下,耽误了点时间。

????杜子修之前与徐琰发生了些争执,徐琰也不是真的要背弃他,只是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有些不甘心,才会顶撞他。

????徐琰出去后,他立马便提着手提袋来了人力资源办公室,谁知道竟撞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俨然一副谈恋爱的模样,这就让他想起了季建军给他发的那张照片,这种感觉就像头顶一片大草原。

????这事怎么说呢?要想生活过的去,头上总得带点绿!

????杜子修走后,耿秋打开了包装,粥还是温的,她也没喝,又重新将它系好。她想起那张清秀而傲娇的脸,心里泛起阵阵暖意。“程彬,你先回家吧!”

????程彬觉得这是和她拉近距离的好机会,便邀请她,“我们一起走吧,我送你回家。”他也能感受到耿秋对他是有些疏远的,尽量避免了和他的单独相处。

????耿秋并不能察觉程彬对她的心意,只是想起刚刚那张便秘的脸,竟然给她在同事面前留了颜面。这让她很感动,突然就想为他正个名,“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学妹有男朋友了吗?”程彬之前没听耿秋提起过,他从来不看不发朋友圈,所以导致他接受了滞后的信息,并且做了不明智的决定。

????“我都快30岁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