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志恒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报答什么救命之恩,当初上原纯平就是不告诉他大战将起的机密,他也不会留在上海等死,肯定会战前脱身而去。

????只不过上原纯平透漏的消息,让他有了一个正好逃离上海的借口而已。

????他这样做的真实目的自然是为了讨好上原纯平,早在他进入上海建立藤原会社,就一直打着上原纯平的旗号,这面大旗为他遮挡了多少风雨!

????石川武志不就是因为知道他是上原纯平的忘年之交,才刻意结交于他,成为他得力的助手之一。

????宪兵司令官胜田隆司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对他提出的要求从不打半点折扣,可谓是有求必应,在胜田隆司的强力支持下,藤原会社才得以把各大日本商会收为麾下,成就了藤原会社今日之地位。

????所以说上原纯平中将才是宁志恒在上海得以大展拳脚,如鱼得水的真正靠山。

????对于这个大靠山,宁志恒一直是想尽办法挖空心思的拉拢,花费财力物力为黑木岳一修复南屋书馆,主要原因不就是因为黑木岳一是上原纯平的多年好友吗?也是自己与上原纯平之间交流的一道桥梁。

????对于上原纯平本人,宁志恒也没有少花心思,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多次派人进入日本国内进行调查,第一,就是调查真正的藤原智仁的身世和具体情况,第二,就是调查上原纯平家中的一些情况。

????当他得知上原纯平家中境况并不如意之时,马上有了自己的主意。

????宁志恒深知对于这些有家有室的男人来说,送钱并不足以让他们感激,他们只会认为这是自己的能力所致,但是要是能够惠及家人,这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效果也是天差地别。

????所以宁志恒从来都是喜欢用房产来打动对方,让你不得不收,收下还必须要领这份情。

????当初对胜田隆司就是这样,一栋,宁志恒选择的这个日本身份极为有利,一个顶尖贵族家的子弟,在等级森严的日本社会,首先在血统上占据优势。

????接着正好是落魄的旁支子弟,恰好给人以惋惜同情之心。

????再加上他本人才华出众,极入上原纯平的眼,兼之对他又有救命之恩,让上原纯平对他颇有爱惜之情。

????这一切的因素加在一起,这才让上原纯平这个看惯世态人情,久经风雨的情报大头目,决定让彼此之间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将两个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宁志恒听到上原纯平这样说,哪里还有推辞之意,他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忙不迭的说道:“多谢将军,不,多谢叔父厚爱,智仁以后愿为驱使,定不负叔父期望!”

????黑木岳一也是高兴地说道:“今天你们叔侄相认,也是一大幸事,来,我们以茶代酒,干!”

????三个人举杯同庆,一时之间气氛融洽之极,一直谈到深夜,这才告辞离去。

????宁志恒将黑木岳一送回住所,这才回到自己的家中,坐在座椅上也是兴奋不已。

????他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收获是如此之大,之前的一切准备都完美达到了预期效果,甚至远超出他的预料。

????上原纯平是身处日本军方中枢的高级将领,尤其是主管情报部门的最高主官,他的权力之大可以想象。

????自己能够和他的关系再进一步,对日后谍报工作的意义极为重大,有上原纯平的背书,自己以后在上海的工作将更好展开,也为自己增加了一重极为坚实的保护,最起码一般的情报部门,不会再对自己有任何怀疑。

????当然,上原纯平本人也是经验丰富之极的情报头子,自己和他相处的时候,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绝也不能露出丝毫的破绽,否则后果也不堪设想。

????第二天一大早,宁志恒就再次去拜访上原纯平,将自己搜集的几册楷书古本,送给了上原纯平。

????上原纯平对这份礼物是满意至极,他素来喜好风雅,尤其是对书法一道极为酷爱,行军作战闲暇之余,唯一的消遣就是写字,他的书法在军中还颇有名气。

????“叔父,在上海有一个专门为学者和艺术家们聚会之所,名叫幕兰社院,就在城东不远,平时我和黑木先生经常去那里聚会,那里有不少书法大家,都是不错的笔友,哪天你有空,我陪您去转一转,大家可以探讨交流,以您的书法造诣,定然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还有这种地方?那可太好了!”上原纯平大感兴趣,他本人爱好文学和书法,可是在军中应者甚寡,颇有落寞之感,现在知道竟然有这样一处好地方,顿时颇为心动。

????“这是在淞沪大战之后,几位侨民里的艺术家创办的,现在已经聚集了好几十名艺术家和学者,我和黑木岳生就是其中之一!”宁志恒颇为自得的说道,一副喜好风雅之态。

????“太好了,不过我这一次回上海,需要做的工作很多,估计需要一段时间处理,等我腾出空闲,就给你打电话,你陪我去看一看!”上原纯平点头答应,然后又看了看宁志恒,“说起来,我的这次工作还和你有点关系!”

????“和我有什么关系?”宁志恒心头一紧,但是脸上却露出好奇之色。

????上原纯平点了点宁志恒,笑着说道:“哈哈,你们藤原家的大人物要来上海,我这一次就是为了迎接他才来到上海的!”

????宁志恒一听,心头剧震,尽管对这一天,他的心里早就有所准备,可事到临头,还是让他有措手不及之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