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杰并不知道在遥远的大梁城之中,自己原先的那位君王魏罃正在对自己施以某种“亲切”的关怀,因为这个时候的他实在是千头万绪,许多事情都需要他去做了。

????田因齐对吴杰的器重也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了,很多时候田因齐并不喜欢召开什么大朝议或者是小型的重臣会议,年轻的齐候更喜欢的是和自己的未来大舅哥两个人在宫中见面,然后谈笑风生间敲定国家大事。

????在这一次见面之中,吴杰提出了一个要求。

????“君候,臣最近准备去各地实地走访一番,了解一下各地的实际情况。”

????吴杰的这个要求显然让田因齐多少有些猝不及防,一下子就愣住了:“你要离开临淄?”

????吴杰点头:“臣准备用三个月的时间去走访,等到臣回来的时候,应该就是元旦了。”

????田因齐沉默了一下,断然摇头:“不行。你这一走,到时候上计谁来主持?”

????吴杰道:“臣就是想要在上计之前搞清楚情况,不然的话到时候上计一无所知,也很麻烦。”

????田因齐坚定的否决了吴杰的想法:“不,你要留在临淄之中,别忘了除了上计之外,还有另外一项很重要的事情要你负责呢。”

????吴杰发出了一声苦笑:“君候,昏礼的事情,我父亲不是已经全权负责了吗?”

????田因齐大手一挥,道:“你父亲做事没有你做事让本侯放心,就这么定了!对了,宋国那边现在怎么样了?前两天淳于髡进宫的时候和本侯说了,宋国的使者现在可是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黏在他身上呢。”

????虽然大部分的时间田因齐都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去找自己未来夫人以及操办大婚这些事情上,但他毕竟还是齐国国君,对于一些该关注的事情依旧保持着关注。

????吴杰道:“这件事情,君候还是找大司马来汇报比较好。”

????田因齐不以为然:“田忌打仗可没有你打得好,而且你比他更加了解魏国,不用避嫌了,你直接说就是。”

????吴杰回想了一下,道:“从最新的一份战报来看,魏国人应该很快就能够攻破宁陵城了,到那个时候,他们要么去攻击睢阳,要么就直接北上进攻陶邑。”

????田因齐有些吃惊:“什么,宋国人这么快就,将来在打垮了魏国之后,秦国绝对会是君候问鼎中原的最大对手!”

????田因齐目光古怪的看着吴杰:“你不会是因为自己打败了几次秦国,所以才说这样的话吧?”

????吴杰哈哈一笑,正色道:“君候说笑了,臣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田因齐摇了摇头:“罢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本侯便和大司行交待一下,让他派个谒者去栎阳那边和秦侯说说这个事情……”

????吴杰打断了田因齐的话:“君候不必派使者去栎阳了。”

????田因齐愕然:“这又是为何?”

????吴杰道:“栎阳距离临淄足足有上千里的路程,使者在路上至少要走一个半月,等到使者回来的时候仗恐怕都要打完了。请君候放心吧,这一次即便是大齐不派出使者,秦国人也一定会出兵攻击魏国的。”

????田因齐十分疑惑:“秦国人这几年在魏国手中屡次吃到败仗,你真的确定他们还敢出兵攻击魏国?”

????吴杰严肃的纠正了田因齐:“秦国人不是在魏国手中吃到败仗,是在臣手中吃的败仗。”

????田因齐耸了耸肩膀,道:“那个时候你也是魏国人,所以本侯不觉得那有什么区别。”

????“那有很大的区别,君候。”吴杰笑道:“因为臣是一个既了解魏国也了解秦国的人,当臣决定站在秦国这一边的时候,魏国的麻烦就大了。臣在离开魏国之前,曾经为了以防万一留下了一些小小的后手,如今便是那些后手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吴杰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邪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