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冷禅早就收起轻慢之心,一心记下王泽和风清扬的招式,同时越和两位的剑招比较,就越觉得自己之前搜集五大门派遗失剑法垃圾,根本没法比较,同时左冷禅心中更是对其他两种剑法有心思。

????“辟邪葵花不出,谁与独孤、清风剑法一较长短,不行,我必须要弄到其中一门!”

????左冷禅此刻暗下决心。

????王泽和风清扬一直比到二百招,两人依然无法分出胜负。

????“好,真是好剑法!”

????风清扬不断大笑,独孤九剑本身就是遇强更强,只有强大的对手,才可以让拥有独孤九剑的剑客越发进步,这也是为什么风清扬开始几年剑法增长呈现爆发,但是越往后却越来越慢,自从风轻扬隐居之后,剑法就没有在增加半分。

????这让风清扬满以为剑招的境界就在无招胜有招这里,直到与王泽交手,风清扬才看到了前进的道路。

????从这方面,王泽不愧是风清扬遇到的最强敌手。

????同时风清扬也不由心生寂寞之色,如果师弟在出现的早一些,或许我的武学还能更进一步,如今我只能看到后面的路,至于能不能突破已经无望了。

????是的,风清扬看到了独孤九剑的瓶颈,那就是大巧不工,剑法最后都会回归到最平常的招式,就是像王泽这样刺、劈、砍,横竖斜,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却需要极高的眼界,独孤九剑就是这基础,除此之外需要的是强大内力。

????不过风清扬未尝没有突破的想法,如果他能够打败王泽这样的对手,说不定他的独孤九剑就能突破。

????“王师弟小心了,下面可是师兄独孤九剑最强的招式!”

????“哦,可是破气式?”

????王泽淡淡的问道。

????“然!”

????风清扬一脸郑重的说道:“这破气式,就算是师兄我也没有完全领悟,不过今天有师弟这位对手,想必可以让师兄有机会进入神而明之存乎其人的境界……”

????“师弟我也正想见识一下,也好让师兄知道,我这青峰剑法本身还有一套剑气指法,到要看看是师兄的破气式厉害,还是我这套剑气厉害。”

????听到两人的对话,冲虚等人无不惊骇。

????此等剑法居然还有压箱底没有用出。

????这下就连冲虚都感到脚底发虚了。

????同时心中更是想要见识一下独孤九剑的破气式和王泽清风剑法的剑气指法。

????独孤九剑的破气式乃是独孤九剑最强的招式,而王泽的清风十三式本身就一个秘密,那就是若以指法代剑,倒着使出,便是当世最强的点穴手段,加上王泽刚刚学会的一阳指,就跟不用多说了。

????哪怕是南帝在此也不是王泽的对手,下一刻在场的众人见识到了今生最难忘的一刻。

????只见风清扬手中的剑法好似泰山一样重,明明风清扬手中就是那么一把三尺之剑,但是却就是给人一种压力,这种压力不仅仅来自灵魂,还来自周围。

????好像真的能感觉到这股压力一样。

????“居然在这时候有所突破?”

????事实上这就是破气式,是一种可以使出来影响人精神的招式,可以让对手体内的内力运转都受到影响。

????而且配合破气式的用出之后,连周围的空间都在被内力影响,怪不得风清扬也说还没有领悟,并且轻易不敢用出此招,实在是这一招耗费的内力不可同日而语。

????“哼,你有破气式,我就没有剑气么!”

????紧接着,从王泽指中射出一道剑气,这股剑气瞬间便突破了风清扬刚才制造出来的气势,一剑刺向风清扬要害,比起刚才王泽随意使出对付左冷禅的一阳指,此刻一阳指早就化成了剑气,更确切的说跟六脉神剑之中的少商剑一样,石破天惊,用出此剑,王泽感觉内力的就好像开了水龙头的水一样疯狂减少。

????而风清扬同样挥出破剑式,此剑气同样充满古朴,有一种名大巧不工的架势。

????这一刻,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一样。

????接着两剑气相交,一股庞大的剑气忽然从中爆发,周围观战的人这才醒悟过来,连忙拔剑抵挡。

????“这是什么招数怎么余波还如此强大?”左冷禅已经反应够快,但还是被扫到。

????幸好不是直面这种剑招。

????“哦弥陀佛,世上居然有如此强大内力之人。”

????少林达摩堂首座,望着被扫断的伏魔杖,默默无语。

????“哈哈,风某服了,服了……”风清扬说完,一脸的欢喜。

????“恭喜风师兄突破了独孤九剑更近一层,达到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境界……”

????王泽一脸淡淡的说道:“只可惜接下来的路,需要师弟一人独闯了!”

????“师兄老了,如果再给师兄二三十年相比还能有突破的机会,现在能够领悟到大巧不工境界已经难得了,这一战,我输了……”

????风清扬心服口服的说道,话音刚落,就见风清扬手中的剑断裂成两半,而风清扬袖子也隐隐有一道剑痕。

????事实上经过了这些年之后,当年斗剑之事,在风清扬眼中已经看淡了许多,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传给令狐冲,虽然令狐冲看似玩世不恭,藐视礼法,但是有一点,他令狐冲当时还是华山派弟子。

????“不知道师弟让我答应什么条件?”风清扬淡淡问道。

????“师弟想要请师兄重回华山派,执掌华山剑宗分派!”

????王泽一字一字认真说道。

????听到王泽的话,风清扬脸色有些激动,好不容易压下来问道:“师弟此话可是当真?”

????“当年的事情你我都知道,而且此间话题稍后师弟会详细说明,只能说当年华山斗剑一事实在是太过不理智,如今我华山理所应当把当年的错误纠正回来,让华山重新走入正轨。”

????“好,好!”

????风清扬此刻虽然内力不济,但是依然大笑不止。

????一场旷世大战,就这样结束了,在风清扬的介绍下,冲虚等人重新与王泽见礼。

????这一次与之不同的是王泽是作为华山清字辈,是五岳现存辈分最高的,连定逸和左冷禅都要喊一声师叔。

????见证了一场旷世大战,又确定了王泽身份,更重要的是王泽和风清扬连续出现在华山之中,以后华山的地位再也不是之前微小甚微,朝不保夕的命运了。

????虽然王泽说要在立华山分派给剑宗,但是正宗怎么说都是他们华山派气宗,而起而还有王泽在身后,岳不群似乎看到了华山昔日盛况。

????看看冲虚和达摩堂首座对自己的态度就可以知道,当然岳不群知道这是因为有王泽和风师叔的存在,但是无论如何他总有一天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得到大家的承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