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进在咖啡店时常坐的位置上,从这里一眼能见到咖啡店的店门,店外的景色正快速的转换,如同一个泼墨大师在眼前的画布作画。

????傍晚的夕阳只出现在那一刹那,立即转为暗沉的黑色,陷入无边无际永夜般的漫长。

????天花板上的光线温暖投射在木质光亮的地板上,许多客人开始移动步伐离开,光亮的皮鞋摩擦地面,发出细微的声响。

????珍珠在外场忙碌,收拾餐盘,亮眼的外形引起顾客的注意,珍珠只是和客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客人主动搭讪时也只是简短对话为主,避免引起双方的不必要的困扰。

????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三天,李进观察店内异状,羽静在内场忙得分身乏术,从她时常转动忙碌的身影来看,偶尔抓耳挠腮的模样,似乎对每一项作业流程必须停下来仔细琢磨一番,才能把事情做好。

????珍珠临时被找来帮忙,把咖啡轻巧端在桌前。

????李进举起杯耳,小口品尝,手艺确实进步不少,勉强还能入口,可是喝在李进的舌尖,总感觉是一阵阵的苦水伴随着失落滑入胃里,和酸苦的胃液翻绞在一起,再也尝不出是什么滋味。

????下班后,他进入店内稍微细看了展示柜一眼,每天的甜点都有些微不同的变化,代表羽晴早上是待在店里才走,他惶惶的坐在原来的座位,羽晴在咖啡店留下的线索实在太少,无从得知这些天在她身边到底发生了何事?人怎么不在店里?

????面对电脑不到三十分钟他便抬眼透过屏幕上缘向店门口发呆,整个人心思漂移的厉害,凡是在咖啡店有任何的动静,都能惊起他内心更大的波澜,他恍惚不安的挪动椅子,像是担心被旁人看穿他有多么不安。

????眼看咖啡店即将打洋,打扫的工作引起店内小小的骚动,李进假装工作还没结束,刻意低头专注在眼前的屏幕。

????约莫三十分钟,羽静和珍珠把场内外整理完成,两人面对面坐着聊天,似乎对李进晚点走并不排斥,发生上次的事件之后,羽静对他也产生一定的依赖,他在,这间店似乎多了安全感。

????李进曾经忙于写程序而忘记了时间,不像今天一样,总感觉时间慢慢的从他眼前滑过,触手可及。

????羽静眼神停留在他的身上多次,不停的给予暗示,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于是起身离开,走到柜台前取出钞票付钱。

????羽静和珍珠两人已经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打算一起走出店外。

????李进以沉稳带点不经意的口吻问道:“你姐呢?”

????“她报名一项国际性的甜点比赛,提前参加相关的培训。”羽静不疑有他,沉吟道:“原本是一周三天,可是她需要熟悉技巧,现在每天都在那儿学习。”她露出些许疲倦:“幸好有珍珠帮忙,不然这间店我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珍珠眼波带往李进,今天傍晚,店内的客人渐渐减少,有一名客人在珍珠收拾旁边的桌椅时主动和她攀谈,珍珠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对方谈话,若是过于冷淡,怕会影响到店内今后的生意,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时?李进扬起手,招呼她过去,他只是再点上一杯黑咖啡,让珍珠有机会回到工作台前,找毫不知情的羽静求救,才平息这一场风波。

????她充满感激:“今天谢谢你,要不是你在,我肯定被那位客人纠缠不清。”

????李进目光平静无波:“举手之劳而已。”

????羽静见他们有礼貌的相互对答,恍然大悟:“你最近留的晚,该不会也是对珍珠有意思吧!”

????李进对她翻了一个白眼,心里堵得慌,要不是看在羽晴的份上,会让她胡言乱语吗?

????珍珠急于反驳:“他不是这样的人。”

????羽静不怀好意带往珍珠略施淡妆的脸:“自从有你帮忙外场之后,每天都有固定的男生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看你的缘故。”

????“才没有,你别乱说。”珍珠红了脸颊:“我白天的工作轻松,也不算忙,下班过来消耗体力也好。”

????羽静兴趣高昂:“刚刚听你说老板待你也不错,公司还有没有其他岗位,我也想去面试面试。”

????珍珠撅起嘴:“你打算放着咖啡店不管了吗?”

????羽静找钱给李进,从收银台绕出去:“没有,现在店里不是忙得过来吗?你看,我姐都因为我出去比赛,要是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相信她不会拒绝我出去闯一闯。”

????珍珠含笑:“你呀!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店里,我还得替念祖多照看你。”

????羽静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念祖派来的,到底是我们的友谊重要还是念祖重要?”

????珍珠把手搭在羽静臂上,温暖有力:“都重要,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羽静察觉李进还不走,她问:“还有事吗?”

????李进话锋一转,继续刚才的话题:“是什么样的比赛?”

????羽静耸肩:“我没细问。”

????李进不放弃:“她在哪里参加培训?”

????“不清楚,好像是附近的一栋写字楼,离这里有一段距离。”羽静见他迟疑,问:“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她说?要不要留句话,我替你转给她?”

????李进摇头:“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

????“这次是国际性比赛,我姐可重视,每天上午待一下就走。”羽静转头询问珍珠的意见:“我们这两天回去都没见着她是不是?”

????珍珠抱持乐观的态度:“嗯!羽静的姐姐这么努力,肯定能拿到好成绩。”

????李进听她们你来我往的对话,举起沉重的腿走出店外,羽静和珍珠一转眼消失不见,他不知道自己的心何时被一个人带走的这么远,如同天上闪烁不定的恒星,连对方对自己的心意还不清楚,怎么就一脚栽了下去?

????他步行走回公寓,漆黑的骑楼下方光影绰绰,街道上的车辆并不是他的重点,在路旁骑单车迎面而来的人才是他关注的对象,即便在他的心里,有一丝丝的理智提醒他,这样的几率是不可能发生,他还是做了。

????还差点误以为一个短头发的女生是她,瘦小的身躯擦身而过的同时,他突然靠近过去,想看清楚一点,结果引起对方提高警觉,骑着单车的轮子往外急急瞥了一下,幸好街道上没车才没发生事故。

????李进很久如此失控过,回到公寓,瘫坐在沙发上,那颗被尘封已久的心,宛如揭开一层薄纱般清晰可见,望着天花板依稀透出的光线,隐约得像是平静神秘的湖水般,底下暗藏一股波涛汹涌。

????他振作起来,在脑中不停的搜索相应的计划,如同在写程序般,在内心沙盘推演,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甜在心咖啡店》,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