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事,她没问,他也没主动提。

????厉伟侧靠在浴室的洗漱台前,默默抽着烟,狭小的浴室里瞬间被浓白的烟雾填满。

????听到关门声,男人从浴室里走出,直接来到窗边撩起窗帘往下看。

????她正在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快步往小区外走去。

????背影紧绷,似乎在刻意控制着自己不往后看,她似乎知道厉伟正在身后看她。

????呵,这小小的,却心思灵敏的一团。

????孙一柔跑出小区,看到张扬的车,快速弯腰钻进去。

????“快,开车!”

????她紧张催促,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张扬也没提,耳边响起郭雨蝶说,她交了一个劳改犯的男朋友,她怕的,就是那个人吗?昨天站在张梦瑶身边的那一个?

????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

????车子行驶一路,很快到了昨天孙一柔检查的南幼妇产医院,挂了号,交完钱,小护士拿着一份同意书过来让她和张扬签字后,让他们去休息室暂时等待。

????孙一柔很紧张,小手垂在膝盖上十根手指都要攥白了。

????毕竟,她也只是个19岁才刚刚成年的少女,害怕是必然。

????张扬不知何时起身去自助饮料机前买了一盒椰奶,打开,递给她。

????孙一柔推拒了下,最终拿起喝了口,抿了抿依旧干涩的唇瓣。

????前方大屏幕上叫号,叫到了079号张佳佳的名字。

????姓张?

????不知为何,孙一柔突然想到了张天意,想到了她曾告诉她的那句话。

????【19,这么小,劝你一句,第一胎最好留下】

????孙一柔突然想,她第一次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时,是什么心情,也和她一样忐忑不安,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心脏里剥落似的疼吗?

????女孩难过的低下头,身侧一双结实的大掌用力攥紧她,想给她勇气,孙一柔向后挣了挣,她似乎不太喜欢别人碰她,即便那是好意。

????张扬也不勉强,松开手,坐直身体,目光专注的看向前方。

????孙一柔的号是083,还有4位患者到她。

????她正想着要不要先去一下厕所时,右侧回廊里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哭泣。

????“不!不会的,怎么会突然没有心跳呢?昨天还好好的,昨天我还抚摸着他,跟他说话,他还在我肚子里踢打,怎么突然就没有心跳呢?”

????女人泪眼婆娑,仿佛一瞬间失去所有活下去的勇气般瘫倒在地:“是我,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他,昨天晚上睡觉时,我就感觉到了有一点不对劲,孩子似乎没有之前活跃了,是我太大意,我以为他只是累了,睡着了,却不成想……”

????“是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他,是我啊,对不起,是我啊……呜呜……”

????站在她身侧的男人一个劲的拉她,想将她从地上拽起。

????孩子没了,他也很难过,眼圈微微泛红,却因为女人的悲痛没有表现出来,不想让她更加绝望。

????小护士站在他们身侧,动容却也已然麻木,微微叹了口气道:“孩子的胎心已经没有了,现在你们要做的是尽快安排清宫手术,你们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不!”地上的女人突然疯癫的跳了起来,冲着小护士歇斯底里的咆哮:“不,孩子还在,他还活着,他没有死。”

????“我求你,求你让医生再给我检查一遍,是不是你们的机器坏了,是不是你们的医生判定失误,孩子还在,他没有死,没有死啊!”

????“老公,你告诉他们,我们的孩子没有死,他没有死啊!”

????“苏乔!”男人大叫,隐忍的眼泪在看到女孩哭花的小脸时,再也隐忍不住。

????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满是心疼的道:“你有先天性心脏病,这个孩子,我本就不打算要,我要你啊,医生说过,你生孩子危险的系数会比所有人都高,苏乔,我们只要彼此,再也不要孩子了,好吗?”

????男人隐忍着,违心的说道。

????然而,他的安慰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般用力扎进女孩心口。

????她微愣了下,像是接受不了的后退一步:“是你,是你不想要他,所以他听到了,他绝望了,他离开我们了,是你不想要他……是你……啊……”

????“苏乔!”

????女孩突然推开他的手,疯癫似的跑了出去,男人慌乱,也顾不得捡起掉在地上的深红色小棉服,追着女孩就跑了出去。

????孙一柔的视线从他们消失的背影瞟向那件红的像血的羽绒服。

????血?

????女孩闭眼,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片满天满地的红色,天是红的,地是红的,她的鞋是红的,连她的手都是红的,一切一切都是红的。

????画面一转,回到温馨的充满欢声笑语的三口之家。

????妈妈的生日,爸爸搞笑的戴着蛋糕店送的寿星帽子为妈妈唱生日歌,唱完后习惯性的叮嘱孙一柔两句。

????“柔柔,你妈妈有先天性心脏病,很辛苦才留下你,将来,你可要好好孝顺妈妈呀!”

????妈妈娇嗔的瞪他一眼:“和孩子说这个干什么?我的柔柔是全世界最好的女孩。”

????孙一柔收回思绪,大屏幕上正滚动着她的名字。

????“083号患者孙一柔,请进808诊室,083号患者孙一柔,请进808诊室。”

????女孩起身,将手中的小票团成一团扔进身侧的垃圾桶,捡起明黄色的小棉服往外走。

????车上,张扬一路看着她平静却又安静的侧脸,满腹疑问欲言又止。

????红灯前,他气息略沉终于问出口:“你决定了,要留下这个孩子?”

????孙一柔正侧望着窗外,看着阳光下明亮而干净的楼房如倒带般在她眼前闪去,曾经和厉伟的一幕幕回到脑海,有甜、有涩、有痛、有苦,也有泪。

????她突然想到,妈妈曾带着刚刚出生的她改嫁时的情景,别人都说她妈妈是个第三者,肚子里的孩子来路不明,破坏了孙文原本的家庭后,带着自己改嫁过去,无耻、下作,即便出意外死了,那也是报应。

????孙一柔一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她也不想知道,一个可以对自己的妻子儿女不闻不问的男人,找到他又如何?

????只是,既然妈妈已经离开了爸爸,为什么还要留下自己,如果当初打掉她,她的日子是不是就不会那样难熬了,承受那么多的骂名?

????妈妈为什么要留下她?

????如果她没有怀孕,大概也不会清楚。

????刚刚在医院,听着那女孩心力交瘁的痛哭,她感同身受般轻抚着肚子。

????这是一个生命啊!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她又有什么权利,掠夺他来到世上的权利,连妈妈都没有剥夺她的,她又怎么忍心,去剥夺这个孩子的?

????姚迪曾告诉她,她都已经躺到手术台上了,却听到肚子里的孩子对他哭,让她不要杀死他。

????刚才,孙一柔也同样有那种感觉,她不行,她做不到,她不忍心。

????张扬的话她没有回答,安静的看着窗外。

????不是她不想回答,而是不知道要怎样回答。

????不要这个孩子,她不忍心。

????可留下他,孙一柔也没想好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厉伟,厉家,聂佑琳,姜艳,舅舅林忠,死去的姐姐林雪,以及那个就要和厉伟结婚的女孩。

????他和她之间,似乎隔了千山万水,看着明明近在咫尺,却是如此的疏远。

????孩子的事,她不想靠他,甚至不想告诉他。

????只是现在的她脑子很乱,未来要怎么做,她还要好好的想一想,再想一想。

????离小区还要一条街的距离,孙一柔让张扬停车,一个人走下。

????她弯腰对着驾驶座里的男子笑,微风拂动,吹散了她额前秀发,荡着那张白皙无暇的脸更加明媚娇俏。

????“今天的事谢谢你,张扬。”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如果不是昨天的他一直恋恋不舍的站在街边盯着她的车影离去,又看到那辆车可疑的拐了个弯,绕到王子酒店的后面,而他疑惑跟去,恰巧看到孙一柔捏在手中的验孕报告。

????如果不是做流产手术一定要有个亲人或是“朋友”签字,她不会想到他,不会利用他。

????明知他会帮她,不是冲着那几年在福利院的情谊,那时候有些“自闭”的她,甚至不记得还有张扬这号人物,可是今天,她却将他变成“朋友”帮她签了字。

????孙一柔面上微笑,手指却很局促的捏紧在一起。

????“张扬,今天的事,请你替我保密。”

????她这么说,就是不想把她怀孕的事告诉厉伟了?

????张扬眉目一缩,想要开口:“柔柔,其实我……”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时开车小心,再见。”

????她及时起身,将他未说完的表白堵进空气里。

????挺直背脊,退后一步,站在街边朝他挥手。

????张扬深吸口气,略微失望,知道有些事不能逼她太急,她是胆小又瑟缩的含羞草,逼的太紧,只会让她渐离渐远而已。

????温柔的叮嘱几句,男人开车离去。

????孙一柔迈到人行道上,紧了紧脖颈间的围脖,总觉得有一股阴风不断往她脖颈里钻。

????还有一天就到3月1号了,春暖花开,天气也该变暖了吧?

????她迈步朝小区走。

????没有看见身后不起眼的一家小型仓买前,厉伟正拿起一盒新买的白灵芝扔进嘴里抽。

????现在烟的牌子种类都很多,可即便现在的他有资本抽的起任何牌子的烟,却独独最爱曾经窘迫时喜好上的那一口。

????最最廉价的白灵芝。

????吸着烟雾,缓缓向上吐起,敛下的眼睑盯紧那辆消失在车水马龙里的奔驰,侧头向地上吐出烟沫,唇角微勾,露出几许苍凉笑意。

????转眸,看着孙一柔已然消失在小区右侧的东门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