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言和有琴若雪到宴厅的时候,苍穹冷星已经让下人准备好了一切了。

????宴厅的周围都转折交错地架构着各种各样珍贵新奇的宝藏,还有一些飘香四溢的仙醇佳酿。他看着这琳琅满目的东西,竟然有许多是他闻所未闻的。这些东西倒不是有多大的神威,而是它们本身的价值是由于创造和使用它们的人的地位与名誉赋予的。像那樽薹羽仙杯应该就是曾经一代诗仙柳秋柏早年饮酒而用过的,至于那坠挂在柜甲处的那杆枫丹白露狼毫则是圣斗才子杜仲浮所在枫丹之地白露凝聚时期,用枫丹白露作墨彩丹青……这些人物都是在奇域百族之中都是属于传奇性的人物,他们的才情举世无双,性格更是高雅超脱。在瑾言看来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仙人。宁静致远,淡泊超凡。至于像他们这样的修神练气,不过也仅是一些活的比普通人长久和自由一点的凡夫俗子而已。

????瑾言收回目光思绪,看见苍穹冷星已经坐在了席位上。只见眼前是一张巨长的矩形翡翠玛瑙长桌。桌子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珍美佳肴。有素的、荤的;蒸的、炸的、炒的、焖的……观其色泽鲜艳晶莹剔透,色美味香,应该是用了什么的天地异火来进行烹制的。菜肴围着翡翠玛瑙长桌而摆放,而且各种菜肴还缓缓地绕桌而转。应该是桌子上刻画有什么玄灵阵法,能够让菜肴围桌而转。

????“还真是奢侈芳华……!”瑾言不由自主暗叹说道。

????苍穹冷星见到瑾言和有琴若雪已经到了,举手示意他们落座。然后向候着的仆役罢手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有事我在叫你们!”

????瑾言也不犹豫,直接就坐了下去。“既来之则安之。”他也懒得去多虑。

????有琴若雪看了一下,那张椅子就在瑾言的身旁。她就知道肯定又是星姨故意安排的,她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瑾言,见他已经落坐下去了。随即也安静的坐了下来。

????苍穹冷星屏退了仆役之后,摇身一变,身上的那件大红袍以及那张狰狞的面具,霎时消失。转而代之的是一身绯色霓裳罗裙,美魅雪莲般的玉容,模样倒是真的与有琴若雪有几分像是。只是她更多了一些岁月的沉淀,特别是那左脸颊上的那朵黑色花疤,写满了神秘的故事经历。

????瑾言一时之间竟被这样的苍穹冷星震颤到了,他也是第一次如此地看见这个强大而神秘的红魁大人的真正模样。强大的修神练气者,你是很难从他们的容貌上看出什么的年龄岁月。他们可以是返老还童,鹤发童颜。所以在这个世界里对于年龄并没有什么样的隔阂。瑾言观她样貌也不过是女子二十多岁模样而已。但还那种成熟与端庄、优雅、媚惑是有琴若雪这种没有经过岁月淘洗的少女不一样的。不过她们终究是各有千秋,自己有属于自己的味道魅力。

????苍穹冷星见瑾言竟然如此失态大胆地盯着自己看,心里也暗有些得意,却对着静默在一旁的有琴若雪调笑道“小子,别盯着阿姨这样看了!你看小雪那个小虎猫样子,会吃醋的!”似乎她真的很喜欢看见她的这个小侄女羞窘的模样,凡是有些机会她就很是愿意开她和瑾言的玩笑。

????瑾言听见她如此说侃,也知道自己却是有些唐突了,也不知道用什么措辞来解释。索性就低下头来,快快地夹起一块金琉鲫鱼,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嗯真的不错,太好吃了,我还真的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呢。能来到红魁大人的这里作客,而且还能吃到这么美味的佳肴,说真的我都想一直留在这了呢!”

????“恐怕你的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难得见天遇到如此喜事,果然还是需要斟酒慢酌。”说着苍穹冷星,随手一探,摆放在柜席上的珍藏美酿瞬间飞来。

????酒过三巡,意味正酣。瑾言也是吃得神清气爽,有琴若雪好似不胜酒力。雪嫩的玉容凝染上了绯红之月,行为性格也终于不再如此前拘束。看起瑾言的目光也再是躲躲藏藏。瑾言也感到有些醉意。

????苍穹冷星终于还是酒酣兴盛,说出了一些之前没有点破的哑迷。她看着瑾言认真的问道“你说你叫瑾言,这奇域百族之中也没有姓瑾的呀?看你修为胆魄,处世为人也是无可挑剔。但是对于你我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我也懒得追问。毕竟英雄不问出处!”

????瑾言也被她这般认真严肃的样子弄得有些正襟危坐着,没想到大半天她就说了这么一些话,好似在告诉他,她对他的出身来处不在意,叫他打消这个担忧的念头。

????不过很快苍穹冷星就言归正传地说道“关于奇域与五大常域你知道多少?”

????瑾言想了一下,知己对于奇域和五大常域的认识可以说也只是模糊不清的认识而已。大部分都是从谷幽兰那里知道和了解了一些而已,剩下的大多是他道听途说地了解而已。哪怕知道是那么一回事,但是没有实际见过到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在何处何方。就像现在一样,他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地。于是他只能如实地说道“不知所以,还请红魁大人指教。”说着作揖恳切答道。

????“也是,奇域绵延不绝,神秘凶险未知的地方更是举不胜数。就连我活了如此岁月,也不能窥尽其冰上一角。但是在无数的岁月探索中,人们还是发现和找到了最适合自己修炼和生存的地方。而这些地方也是各方势力争夺的地方。”

????“什么地方?”瑾言问。

????“五域九洲!”苍穹冷星答道。

????“五域我知道,说的应该是五大常域奇域、天神域、魔塔域、鬼冥域、妖道角。但是九洲我就不知道了!”

????“这是正常的,这九洲之地,是正真的强者集结的地方。一般人是很难到这里来的,也不敢往这里来的。因为这里是强者的美妙天堂,却成了弱者的地域荒冢。而这九洲之中,最为残酷天使的地方就是这里——中洲之地!”

????“没有那么夸张吧!我看这里一片繁华辉煌,没有看到什么打杀戮战呀?”瑾言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那些不过是表象而已,在繁华之后,很多的是阴谋诡计,各种明争暗斗。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各方势力的盘根错节,引发的战争只会是伏尸百万,血流成河。修神练气者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残酷游戏,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都是轻的了。越是修炼到后面,修炼所需要的资源就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珍贵。大部分的修炼资源都来自于天地,而天地产出的就只有那么多。争夺是解决这个矛盾的唯一方式!”苍穹冷星道破其因。

????瑾言也知道修神练气这条路是凶险异常,也知道奇域危机四伏。只是当知道所有最大的危险都是来自于他们本身的欲望内心的时候,还是心里不由得打颤。

????“既然都选择了这条路,本就是逆天而行,还惧惮途中的牛鬼蛇神,虫蛇鼠蚁!如若至此,那一开始就不要踏上这条路,这条逆天之路本就是一条充满了血腥、残酷……的不归路,没有退路,只能一往无前!”瑾言目视苍穹,坚定不移地说道。

????“好一个逆天而行,踏破苍穹,一往无前!我想中洲对于你来说会成一个你不错的选择的!”苍穹冷星也是豪气干云。本来她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她也被瑾言这番初生牛犊的气舍影响,索性就不说出那些深沉的话题。而且来日方长,以后再说。今天,最重要的还是……她那魅动的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狡黠。

????有琴若雪也不插言,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两人豪情壮志的模样,嘴角露出了恬淡的笑意。心里也是暗暗发誓着,鼓足一场坚定决心。

????话语投机,酒越喝越是尽兴。

????夜落,灯升……沉醉不知归路!(http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