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跟着君侯,就算砍脑袋也认了。”周扬到是豪气的回道,心里有分按捺不住的激动。

????许定的潜台词大意就是愿意收下他了。

????能跟着天下第一的威海侯,那是许多人的荣幸。

????收下周扬,大军继续开拔,结果陆续又有人来投,不过都是以附近的百姓居多。

????一个村一个村,拖家带口的加入。

????他们的情况与徐武、周扬等人的情况差不多,都是因为诸侯联军讨伐董卓,几十万联军骚扰劫掠过,听说这里以后会有不断的战事发生,所以干脆跟着许定走算了。

????群羊效应就是如此,很多百姓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许定走,只是觉得这里没啥希望,干脆就依附了过来。

????如此等许定等人进入陈留郡的时候,队伍膨胀到了十五万人。

????这可吓坏了陈留太守张邈。

????十五万呀,浩浩荡荡,如洪流一般,

????不过看到是许定的旗号,张邈这才稍加安心。

????“伯康,你这人数怎么多了这么多?”许定路过的时候张邈好奇的过来问道。

????走的时候明明只救了洛阳九万人呀。

????看现在的规模怕是多了一倍。

????许定也是苦笑:“孟卓兄这还不是拜袁绍袁术所赐,联军讨伐董卓之时,各路兵马祸害乡里,百姓会的粮食都被抢光了,家财了被抢光了,壮丁也大都被他们拉走了,百姓们都怕了,所以跟着我要往东去。”

????“呃!”张邈顿时被噎了一下。

????脸上露出羞愧之色。

????所谓的联军他也有份呀!

????这话不好接。

????许定见此道:“孟卓兄,你看是不是帮帮忙,筹集点粮食,不然百姓们都要俄着肚子上路了,怕是走不到东莱了,放心我可以付钱买。”

????“咳咳!伯康兄说笑了,伯康有此大义,我陈留就算在不宽裕,也得挤些粮食出来,谈钱就伤感情了。”张邈可是以侠义闻名,接济贫困,助人为乐,倾家荡产不惜,获得堂堂八厨之名的人,此时在肉疼也没法拒绝许定。

????很快张邈送了一批粮食过来,十五万的队伍终于可以饱食一餐,然后继续出去。

????路过山阳郡的时候,许定特地带着队伍来到郡城昌邑。

????“袁遗你给我听着,这些百姓都是因为你们驻扎荥阳一带的时候祸害的没办法活了,你不给足我十五万人三个月的粮食,本侯就攻下你的郡府。”许定没有客气,直接对着城内喊话。

????袁遗字伯业,袁绍从兄,是铁杆的袁绍支持者。

????所以许定毫不客气。

????压根没有一点掩饰的打算。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袁遗在城中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来回度步。

????他丝毫不怀疑许定会攻城,因为许袁两家本就有仇,那是从袁隗就开始的。

????而且最近袁绍与袁术觞水河伏击许定的谣言也是满天飞,更是让他坐卧不安。

????许定肯定是想报仇呀。

????袁绍在北边,袁术在南边,许定拿他们没办法,这……这直接来收拾他来了。

????“府君,要不给威海侯粮食。”郡丞拭着说道。

????袁遗停了下来,问道:“这怎么行,先不说我没有这么多的粮食,就算有也不能给他,万一给他他不走呢?”

????“呃!府君我想威海侯不是这样的人,他素有贤名,重义诺金,言出必行,给了粮食他没有借口攻城,自会退走。”郡丞解释道。

????“嗯!有些道理,到也说得通。”袁遗细细一想还真是这个理。

????许定在霸道,也得信守承诺,不会毁了自己的名声。

????思来想去,一咬牙,他只好道:“罢了,先送走这个温神,将我们的粮食全给他,另外召集城内的各大世家望族,让他们也捐助一些,如果想被许定攻进城来抄家灭族那可以不捐。”

????城内的各大世家被袁遗一威胁,想一想东莱世家与北海世家的下场,半天就凑够了十五万人三个月的粮钱。

????不过有一半是用钱折算的,真要全是粮食,他们一时也不可能真的全拉出城。

????许定本就是狮子大开口,所以也不挑剔,拿了钱粮继续出发。

????从山阳郡出来就是徐州。

????咳咳!

????陶谦好像也是十八路诸侯之一,许定于是灵机一动带着人又停在了东海郡的兰陵城。

????隔着陶谦徐州治所郯城不过几十里地。

????“什么意思?许定这是什么意思?”陶谦听到许定停在东海郡不走了,天天让骑兵放牧溜达在淡县附近,心有不安的问向手下。

????亲信曹宏犹犹豫豫的说道:“主公,威海侯可能是……可能是想我们像山阳郡一般,给些钱粮……”

????“哼!袁伯业不是给了他三个月的粮草了吗?怎么他还想从我这里也拿点。”陶谦有些温怒不悦。

????想当初他来到徐州,也是靠着霹雳手段,血腥镇压黄巾,然后狠狠杀了一批人,打压下去了徐州世家的嚣张气焰,这才坐稳了徐州刺史之位。

????许久不动刀了,谦和谦和,还真以为他是个善茬。

????打秋风打到自己这来了。

????“主公他应该就是这个意思。早就听闻这个许定霸道蛮横,我行我素贯了,自视功劳大,目中无人……”曹宏家是世家,天然的对许定没有啥好感,趁机诋毁许定,不断的上眼药水。

????不过陶谦的治中王郎道:“主公,威海侯素有贤名,文采出众,应该是大军一路行来,累了需要休息而以,听说他向袁遗要粮,乃是因为袁氏在荥阳伏击过来,威海侯能以德报怨,只取钱粮不伤人和,未取城池,乃是大善也。”

????在陶谦这里的名士赵昱,刚刚拜为别驾,也说道:“使君,景兴此言在理!”

????“有个屁的道理,主公要我说,直接赶走许定便是,这里是徐州,不是青州也不是幽州,别人怕他,我们可不怕。”别一边的一个长相颇有些贼眉鼠眼的武将站起来说道,他是陶谦的武将曹豹。

????曹豹与曹宏是同族,都是徐州大世家曹家之人,同样不喜欢许定。

????“这……”一边是名士,治下的大文学士王郎、赵昱,一边又是心腹曹豹与曹宏,陶谦到是一时有些为难起来,该听谁的。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