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你有三百万吗?”

????“有。”老爸不解的看着我,突然释然的大笑起来:“哈哈,我的傻瓜儿子,你终于开窍想去国外留学了。好好,很好!”

????我皱起眉头不悦的说:“不是这回事,我想你用三百万将六个地方买下来。”

????“你又什么神经了?”老爸沉下脸。

????我为他倒了一杯水,坐到沙上说道:“嗯,恐怕用普通的方式你是不可能明白的。我们来换个角度说吧,你认为你儿子的命重要,还是三百万重要?”

????“废话,当然是儿子了。”老爸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突然问:“你是不是又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了?”

????“不错,所以你不把那六个地方买下来,然后把它们拆掉,你儿子我一定会没命的。”

????“三百万吗……哼,是哪六个地方?”

????我松了口气笑起来:“大南路九十七号楼,和它周边的五个老建筑。”

????一个星期后,那栋鬼楼以及它附近的十多年前建成的钟楼,旅馆,购物中心,百货商场,娱乐中心这些早已废弃的建筑物开始拆毁了。

????由于那里远离市中心,而且又是镇政府头痛的几座重点闹鬼房,所以价格开的非常便宜,但是即使再便宜,我也没想到老爸竟然只用了一半的钱就把买下来了,唉,那老顽固果然是天生的商人。

????在拆大南路九十七号楼的时候,我让老爸在工地上竖起了一个显眼的牌子,上边写道:“禁止带苹果入内,否则后果自负。”

????那些建筑物整整花了一个多月才拆完。其间我约了沈科和徐露到咖啡馆去了一次。

????“结束了吗?”沈科长叹了口气问。

????我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说:“或许吧。除了那栋鬼楼,前些日子工人在其余五个建筑物里,找到了分割成五部份的卖花女的尸体。

????“就在那个时候,我突然有了个很令人震惊的现,是关于那六个建筑物的联系的。”

????我拿出一张纸,将那六个建筑物的位置画了下来,并用直线连在一起。

????徐露大惑不解的瞪着那张纸,实在是瞧不出有什么虚实;沈科也是愣愣的凝视着,不断用手比划着什么,突然惊讶的叫出声来:“五芒星!钟楼、旅馆、购物中心、百货商场,还有娱乐中心,竟然构成了五芒星的五个角。”

????“不错!”我点点头,“这是西方所谓的白色五芒星,据说它可以让百病缠身的身体好转过来,是属于五芒星阵的无害的那一类。”

????“无害?那么为什么又会死那么多人?”沈科声音急促的问。

????我缓缓说道:“根据西方的神秘学,它本身的确是无害的,但是当它的五个角都被邪灵或怨灵占据时,就会产生某些异变。它会在最中心点将怨灵的怨恨不断增强,强到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算是解释?”沈科沉吟了半晌问:“但记得你和小鹭曾遇到过许多奇怪的事情,而你总说和那个鬼楼有很密切的联系。这些你又怎么解释?”

????“我本人至今不相信鬼魂的存在。所以有个猜测,一个科学点的猜测。”我想了想,继续道:“所谓的怨灵,不过是衍生出来的能量而已。五芒星就是个聚能环,当能量塞满不能再储存时,就会从那栋鬼楼里流溢出来。符合条件的人接收到了那些能量,于是便受到能量的影响,产生了幻觉又或者。”

????苦笑了几下,我继续道:“我查过那一百多人的死因,现一个很大的共同点─他们都在那栋鬼楼的第一个房间里接触过苹果。而根据王成德笔记本的描述,那个卖花女死前,手里也紧抓着一个苹果,我们可以猜想,她和苹果一定有某种很强烈的羁绊。强烈到她要杀掉所有接触苹果的人。她临死前的执着最后影响到了能量波动。”

????“什么样的羁绊?”徐露好奇的问。

????“或许只有6平和她自己才知道吧。”我叹了口气。

????“好可怜!”徐露和沈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用担心,自从我们把那个卖花女的尸体安葬后,再把五芒星破坏掉,那里的能量也因为失去了聚集力而消失了。不会再有人因此而死亡了!”

????“但是王成德应该也是那个卖花女报复的对象吧,为什么他竟然能在那栋鬼楼里安然无恙的活了将近十年?”沈科迷惑的问道。

????我苦笑道:“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规律和道理的,如果是牵强一点猜测的话,或许是因为王成德还有活下去的价值吧。”

????“对了!”我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烟盒大小的竣黑色铁盒子,放到桌上,“这是从那栋鬼屋里挖出来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沈科拿在手里掂了掂,“很沉,是不是铁块?”他将它翻了一面,突然咦的叫出声来:“这里还有生产地址。”我将头凑过去,看到他的手指在madeinusa的字样上。

????“美国制造的!”沈科迷惑的抬头望着我。

????“不,是日本制造的。”我指着在一个很不显眼的地方刻着的昭和十三年的字样。

????&nbadeinusa的字样啊!是不是刻错了?”徐露也大惑不解起来。

????我摇摇头:“没有错。记得从前我在一本书里看过,日本有一个叫做乌萨的城市,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凡是那个城市出产的商品,都会被打上了madeinusa的字样。usa是乌萨的日文拼音。”

????“那……那么这玩意儿是二战前后的东西?!”沈科大吃一惊。

????“不错!准确的说,是一九三八年制造的。”我将那个铁块般的东西放在手心里玩弄着,声音又低沉了下来。

????“那么对于这个东西,你有什么头绪吗?”沈科重重的靠在椅背上。

????我苦笑道:“完全没有,但我认为它一定和那座鬼楼有很深的联系,切不断的联系。”

????“什么联系?”

????“不知道。总之,我不太相信这个白色五芒星是偶然形成的,而且那个叫6平的日本华侨我总觉得他有问题,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单纯。不过谁知道呢?真相恐怕只有到日本去,才有可能弄的清楚了。”我哈哈的干笑起来,站起身,走了出去。

????这个事件看似结束,但又好像仍有许多谜团还没解开。

????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会在镜子里看到那一幕?如果没有看到那一幕,我或许已经被杨珊珊杀掉了吧。那么,到底是谁救了我?

????还有6平,他的所作所为真的不简单,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我拼命的摇着头,想将所有的烦恼都甩掉,但是最后,我终究买了两束花走进了墓园。

????米静芸和张鹭的墓碑并排放在一起,照片里,她们的笑容很美,也很甜,就像是知道了我会来一般。

????“对不起,我没有去参加你们俩的葬礼。”我将花轻轻的放在墓前,柔声说道:“其实我是想去的,但是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因为真正该死的是我,是我的好奇心害死了你们!”

????愣愣望着她俩的照片,心又如刀绞般的疼痛起来。“该死!今天的风沙真大!”我用手抹去刚流出的眼泪,终于又再次违背了绝对不哭的誓言……

????哭了……

????【午夜苹果】【完】请继续期待下一个故事【脚朝门】

????


????